•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中華文化

陳宇:中國精神與革命精神(一)

時間:2018-11-11 10:01:47  作者:陳 宇  來源:中華智庫園  查看:110  評論:0
內容摘要:中國精神,是生發于五千年中華文明傳統的民族精神,是積蘊于近現代民族解放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國家振興歷程中的革命精神,是當代中國正在快速崛起中迸發出來的新氣象“精神云”正在積淀形成的時代精神。

中國精神,是生發于五千年中華文明傳統的民族精神,是積蘊于近現代民族解放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國家振興歷程中的革命精神,是當代中國正在快速崛起中迸發出來的新氣象“精神云”正在積淀形成的時代精神。中國精神具有強大的國族集聚、民眾動員與感召效應,它是中華民族立國的內在依據、民族延續發展的思想基礎和內在動力,是中華民族堅挺的脊梁和堅強不屈的中國魂,是維系中華民族統一、自強進取的精神支柱和精神力量,是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重要顯示,是今日中國砥礪前行、民族振興所需要的智慧源泉和精神家園。

一、為天地立心——大中國從疆土立國、政體立國到精神立國

中華民族擁有厚重博大的光輝燦爛文明,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長河中,必定有一個居于主導地位,起著決定作用的基本精神,這就是中國精神。它發端于古中國九州大地,吸取宇宙萬物之精華而集大成,歷代先祖前賢、英雄豪杰在完成開疆辟土、完成統一大業的同時,也在致力于精神立國。正是這種源遠流長、歷久彌堅的精神,才使中華民族能飽經滄桑而不倒,歷經磨難而不亡,才使中華民族始終以振奮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一)疆土立國

在中華疆土立國的古老歷史傳說中,先祖們都有著戰天斗地的沖天精神、盛大氣魄。始祖盤古一把斧頭在渾沌中劈開蒼天大地,隨之而來的磅礴大雨中女媧煉石補天,熔爐浴火中后羿射日。先祖們創天造地、美化家園的方式也具有大精神、大手筆、大意志、大氣魄,別具一格。他們見山不完整,或許是多了一個棱角有礙觀瞻,又一個祖爺爺共工氏以怒目面容出現,他頭觸不周山,如浮沙阻瀑,卻敢叫天柱折、地維絕;他們還嫌海水深了一些,又一個祖奶奶精衛以大鵬飛鳥的身姿出現,她日復一日地口銜樹枝石子,如泥丸墊海,卻誓將大洋填平。然后是近祖神農嘗百草,炎黃二帝逐鹿中原。萬物生命大開大闔中,中華祖先們的精神盛開綻放在神州大地的廣闊舞臺上。

一部《山海經》的故事,展現了中華祖先們的拓荒開疆精神,有智力,有毅力,有魄力,如此“三力”缺一不可。這應是中國精神的最早起源。

美麗的神話傳說,反映著一個民族即潛在又外揚的民族精神,也映射著一個真實的現實,這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風情。

千年中國精神,即造就于華夏大地這片高天厚土的大框架內;而萬古中國地理大格局,真實的開天辟地大事件,則是源自于6500萬年前的一次地球板塊迅猛大碰撞。

地理科學研究證明:在那個洪荒年代,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高速猛烈相撞,引發了超大幅度的地表隆起,誕生了地球上最高、最厚、最年輕的高原——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厚度達80千米,與地球南極、北極并列被稱為“第三極”。這是地球5億年來最顯著的造山事件,地球上全部14座8000米級山峰,還有絕大多數的7000米級山峰,以及數之不盡的5000~6000米級山峰,都在這塊高臺上聳立。高達8844.43米的珠穆朗瑪峰,是世界最高峰。

物華天寶,人杰地靈。這次地球板塊大碰撞,導致中國大地上出現了顯著的三級階梯。青藏高原海拔最高為第一級階梯;海拔1000~2000米的內蒙古高原、黃土高原、云貴高原等構成了第二級階梯;大興安嶺、太行山、雪峰山以東大部分海拔在500米以下為第三級階梯。中國表里山河的地理大格局,就此基本定形。青藏高原化身為一座平均海拔4000米的超級大水塔,中國乃至亞洲的水系布局就此奠定。在中國東部,5464千米的黃河,6397千米的長江,順著三級階梯奔流而下,從而孕育出獨特而源遠流長的華夏文明。

完全可以這么說,如果沒有這次大碰撞,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更沒有因為三級階梯的差異,而造成的地貌景觀的千變萬化,即三大自然區:東部季風區、西北干旱區、青藏高寒區。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自有人文歷史以來數千年間,華夏各民族又猶如地理板塊之大碰撞,產生了各流各派的思想文化,繼而在精神文明世界出現數次“造山運動”,老子、孔子、孟子等無數個精神高峰聳立在華夏文明的高臺之上。

近年有研究成果表明,人類起源于喜馬拉雅而不是非洲,黑人、白人皆起源于亞洲黃種人。原始宗教起源于喜馬拉雅,喜馬拉雅古人走向世界的路徑,大概就是今日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

(二)政體立國

就在太平洋西岸的這片遼闊大地上,華夏兒女生于斯長于斯,“精氣神”代代增生,華夏文明滋生昌盛。中國疆界在過去的幾千年里盈縮流變,版圖也逐漸定型。

最初奠定中國版圖基業的是秦朝,疆土面積355萬平方公里,中國從此走向統一。此后的疆土如滾雪球,由中原地區向四夷八荒不停滾動,雖然中間也有脫落,但總體上越滾越大——西漢666萬平方公里;東漢655萬平方公里;西晉616萬平方公里;唐高宗時期1251萬平方公里,唐朝極盛時期2307萬平方公里,唐玄宗時期890萬平方公里;宋朝279萬平方公里,北宋盛時284萬平方公里;元朝2123萬平方公里,極盛時期達2848萬平方公里,是中國歷史上疆土范圍最大的朝代;明朝1233萬平方公里,衰落時期368萬平方公里;清朝1453萬平方公里,極盛時期本土包括附屬國2342萬平方公里,清晚期1285萬平方公里;中華民國1147萬平方公里。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1300萬平方公里(疆土960 +領海340)。從秦始皇至今的中國疆界版圖大一統中,在同一大趨勢的不同階段里,四夷八荒化為中國,中國也在融入世界。

如同地理上的“天造地設”,中國在地理上自居一隅,文化上也就自成一格,政治上自成一統,雖經千年而文明不斷。那次地球板塊大碰撞,砰然放置中國于歐亞大陸東端,東臨太平洋,西邊是青藏高原和大沙漠,北邊是高山和大漠,南邊是高山峽谷和熱帶從林。我們的祖先就在這樣一個“阻山帶河、四塞之國”封閉的環境之內生存,由此養成了一是既聰慧創新又含蓄內斂,二是既自強不息也保守中庸,三是既勤勞勇敢更消極忍耐的農耕性格,這是中華民族“精神”的主脈。歷代華夏兒女的精神面貌,都可從以上三個方面找到印證。中國精神內核的智力、毅力、魄力,也由此三個方面生發開來。

地理大格局生成的人文大氣派 “精氣神”,順流著固有的農耕性格,最后沉淀為一方精神文明。中華五千年文明,有四千年歷史都在農耕最發達的中原地區,一直都是以農耕為主的黃土文化、黃河文明。直到蒙古族入主中原,定都北京,明清政權隨之都坐地于北方,中國的農耕地位才逐漸為之動搖。然而,每一次異族依靠武力的入侵,又都會被漢文化迅速同化。其間,有剛強易折的武治,如秦軍、元軍所向披靡,卻很快也灰飛煙滅;有軟弱可欺的文治,如兩宋的文化鼎盛,卻又屢被異族欺凌;也有文韜武略相結合、剛柔兼濟天下的長治久安,如西漢的文景之治、東漢的光武中興、唐代的貞觀之治和開元盛世、清朝的康乾盛世,都曾經彪炳著中華民族取得的精神輝煌。

在政體建設上,中國經夏、商、周三代醞釀,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后,至秦漢奠定以郡縣制為核心的中央集權政府體系,開始形成了中央集權的統一政府,“國”的內涵便由諸侯國上升為曾經以“天下”指代的中國。其后,“百代都行秦政法”。中國的人均GDP在公元1000年左右已經處于世界最高水平,只是從公元1300年左右開始落后于意大利,1400年開始落后于英國。中國的社會政治體制,在很早時間就進入到了一個高水平的超級穩態。

中國是世界上少有的很早就在意識形態上達成統一的國家,西漢時期就已經達成了這種高度統一。中國出現了一個政治上相對穩定,以孔孟之道為核心、意識形態相對統一的大一統體制和政治經濟結構。新中國成立后,古中國的國體政制“文明基因”與列寧主義黨國政制相融合,更是相得益彰。

在政治民主上,從古代皇權一人天下,到清末孫中山先生提出“天下為公”,建立“民國”,走向“共和”,歷代先賢為之砥礪奮斗。1949年9月27日,全國政協一屆全體會議決議,新中國國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從此人民當家作主,在政治上真正站了起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五個語素,都呈現出劃時代的豐富文化內涵和思想內涵。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映射出了這一文明的一個側面。

“中國”的稱謂,至少可以上溯到西周成王時期。“中國”一詞最遲在西周末年出現。先民以天下中心自居命名為“中國”。“中”不僅是一個地理方位和地位象征,由此還引申出的一套“中”的哲學,這是先民留給后人的最寶貴智慧,形成了儒家最精當也最難得可貴的“中庸”思想。“中”由器物的圭表,漸進為地理的中心,再上升為哲學精神的中正、中庸,可以說“中”見證了先民的成長和進步。中國精神,由此生長滋養和綿延發展。

(三)精神立國

正如那次地球板塊大碰撞,中華民族在朝代興替、民族交融中,思想文化也在大碰撞、大融合,并形成了若干個思想階梯、精神高峰。

中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形象品牌,不僅是詩書禮易、道學儒家、漢賦元曲、唐詩宋詞;不僅是絲綢瓷器、茶酒中醫、龍鳳長城、四大發明;不僅是倉頡玄奘、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更是底蘊深厚集中而經典的形象品牌——中國精神。中國先人用智慧、堅韌、勇敢、團結、善良、大愛,在古代社會就展示了令人震撼令世界矚目的民族精神。

中華各民族兒女在長期的共同生活和社會實踐中形成了中國精神,這是被中華民族大多數成員所認同的價值取向、思維方式、道德規范、精神氣質的總和。諸如:堯舜禹禪讓,同傳“允執厥中”,成為五千年治國的國家哲學;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子罕高風亮節,“不貪為寶”;晏嬰高位,甘居陋室;孫武嚴肅軍紀,斬吳王愛妃;商鞅立木為信,開改革先河;張騫出使西域,辟絲綢之路;楊震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信條,拒絕賄賂;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顧炎武論“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魯迅論“中國的脊梁”;等等。中國精神的開篇,就像是打開了一扇巨門,諸子百家、天下豪杰都被吸納其中,隨歷史漩渦激流穿越其間。中國精神仿佛化身為一代帝王受命于天,開疆拓土,征戰四方,兜兜轉轉,終得版圖,回歸大一統。

中華文明在時空上綿延不絕五千年,大體上一直穩定,促成了在人口數量和疆土面積規模上都是超巨型,眾多的人口又更加促進了人文精神大發展,遙遙領先于世界文明。先秦時期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巔峰,物質雖貧乏,但精神很充實。那個時期,是精神文明的高地,許多思想傳承影響至今。

約自晚唐南宋,特別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精神黯然少光,甚至每況愈下。一個缺乏本民族精神的民族,沒有振奮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就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直到中國共產黨的出現,世界才又看到了中國人堅韌不屈的精神風貌。直至新中國成立,毛澤東主席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稍后不久,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更是讓中國人民揚眉吐氣,彭德懷元帥慷慨感嘆:“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在古中國幾千年的歷史軌道上,這個國家的政權實際上都是屬于私人的。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后建立的是秦王朝,漢朝是劉家的,唐朝是李家的,宋朝是趙家的,明朝是朱家的,清朝是愛新覺羅的。真正以“人民”冠名的,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但真正實現從封建王朝到人民共和國的轉變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需要思想上的轉變、文化上的轉變和精神上的轉變。只有全體國民自覺為這個國家擔當,才有可能成為“人民共和國”。“人民”與“共和國”要想真正的站起來,首先還要在精神上真正站立起來。

民族精神,直接關乎著文化自信,也關乎著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

當代中國,關注精神立國,更是從社會現實問題而來。這是當代中國文化自信、文明自覺必須解決的重大歷史課題和現實課題。如目前的“洋節”充斥,即反映了部分國民在精神上仍然沒有站起來。還有如何正確學習、對待、吸收西方文化,包括來自西方的馬克思主義,學術討論、社會價值與歷史使命都需要從精神層面全面展開。歷史與現實交織大碰撞的強度,不亞于6500萬年前的那次地球板塊大碰撞,特別是信息文明時代即將繼農耕文明、工業文明之后登臺亮相,時代在催促我們必須重建中華新文明體系,而中國精神理應支柱其間起著“思想珠峰”的關鍵性歷史作用。

中華文明作為世界古代文明中唯一幸存下來的超巨型文明,碩果僅存,值得各個領域的學者深思并回味。五千年綿延不絕的中華文明經受了時間及歷史的檢驗,而世界上其他幾個古文明都已滅絕。古巴比倫公元前729年滅于亞述帝國,古埃及公元前343年滅于波斯帝國,古印度公元前2000年滅于雅利安蠻族。這三個古文明,都隨亡國滅絕。它們的滅絕至今均已超過2000年,所以史書上在它們前面都要加上一個“古”字。而史書上并無“古中國文明”的稱謂,從古至今都稱“中華文明”,因為中華文明從未中斷。中華文明自公元前2800年發源于喜馬拉雅山下的黃河流域之后,源遠流長至今,仍精神煥發,引領時代潮流。

其實,中國并不是沒有亡過國,中國也經歷了歷史最低潮,曾經被打敗。以中原民族文化為中央朝廷的封建王朝,曾有過5次滅族、56次滅國。時間上較近的如宋、明、清代晚期,中國確實經常被周邊異族欺凌戰勝。“五胡亂華”時中國同時有20多個國家;民國時期,中國先后有7省聯治和12省聯治,聯治等同于宣布獨立。然而,所有這些分裂行動或獨立圖謀都沒有得逞。中國挺過了所有的失敗,總能夠依靠自己的精神力量重新站起來,不止一次地從血海覆滅中浴火重生。大中華永遠不會被滅掉,中國精神從未被摧毀,中華文明從未被摧毀,中華民族最終走向大一統。

從商、周、漢到元、明、清、民國,中國文明發展壯大綿延不斷,延續至今,亡而復興者數次,這是人類文明歷史中的奇跡。每一次的血海沒頂,都會繼之有精衛填海、精忠報國;每一次的天朝淪落,都會有臥薪嘗膽、東山再起。歷史上的文明往復來往,唯中國文明善存數千年,主要是有民族精神起著頂梁柱的作用。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曾對人類歷史上先后出現過的21種主要文化作過系統研究,他說:“世界統一是避免人類集體自殺之路。在這點上,現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準備的,是兩千年來培育了獨特思維方法的中華民族。”

中華民族總能煥發出迎難而上、自強不息的英雄氣概,是中國跨越艱難險阻的精神力量,這也即是中國精神的精髓。2017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向全國各族人民鄭重宣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這個時間,距離毛澤東在1949年9月全國政協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講出那句“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已經過去近70年,距離清朝開始衰敗的1820年已經過去近200年。人間正道是滄桑,中國人民從政治上站起來、經濟上富起來,再到精神上強起來,正邁進在精神立國的光明大道上。陳宇:中國精神與革命精神(一)

(未完待續)


標簽:中國精神與革命精神 
相關評論

免責聲明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之目的,其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逐一和版權者聯系,若所選內容作者及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本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通知我們,以便即時刪除,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智庫園(北京)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中國企業集成網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69

京ICP備案號:10020766
六统天下公式规律九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