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要聞熱帖

陳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啞巴老紅軍(四)

時間:2018-10-28 11:21:18  作者:陳 宇  來源:中華智庫園  查看:581  評論:0
內容摘要:1983年5月底,啞巴再次病重。心臟病和高血壓等疾病一并襲來,各種器官功能迅速衰竭,他已經站立不起來。

四、晚年啞巴及后事

1983年5月底,啞巴再次病重。心臟病和高血壓等疾病一并襲來,各種器官功能迅速衰竭,他已經站立不起來。消息傳開,一同與他從長征路上走來,一同與他從延安走來,一同與他從西柏坡走來的戰友都來了。然而,啞巴已經誰都不認識了,他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狀態。戰友們緊緊握著啞巴的雙手,熱淚盈眶,哽咽在喉。

6月14日,老兵啞巴因患各種疾病,雖經多方治療,終因年逾古稀,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9歲。他從戰爭烽火中走來,能活到這個歲數也算是長壽了。

北京衛戍區警衛一師立即成立了“啞巴同志治喪小組”,治喪小組辦公室設在管理科,向啞巴生前領導、戰友以及相關單位的領導和人員發出了訃告通知。

6月20日上午8時,追悼會及向遺體告別儀式在八寶山公墓禮堂舉行。師機關及直屬隊來了400多名干部戰士;啞巴生前的戰友、老領導都來了;醫院除了值班的,其他醫護人員全都來了。

追悼會現場莊嚴肅穆。時任北京衛戍區警衛一師師長舒國漢是一位有著20多年軍齡的老警衛,從戰爭年代到和平年代,參加過多次追悼會,然而當他拿起啞巴的悼詞時,這個歷來沉著穩健剛強的軍人身體在顫抖。讀悼詞時,他的聲音一再哽咽:

今天,我們懷著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我師紅軍戰士、副師職離休干部啞巴同志。啞巴同志長期患有心臟病、糖尿病等疾病,雖經多方治療,終因年逾古稀,醫治無效,于1983年6月14日晚8時25分在北京逝世。

啞巴同志祖籍在四川一帶。1935年6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途經該地,由于不識路,想找一些向導引路,而當地老百姓為了躲避戰亂,都躲了起來,遇上了啞巴,由于他又聾又啞,被紅軍戰士誤認為是奸細,就帶上了他。后來,發現啞巴確實是啞巴,而不是奸細,于是決定放他回家。啞巴同志眼見紅軍打土豪,救貧農,是為窮苦百姓翻身求解放的好部隊,毅然要求參軍,雖多次勸其返鄉,但他堅定不移,堅持跟隨紅軍長征,領導見他態度堅定,就將他收留,編入政治保衛大隊三隊炊事班,從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為革命隊伍中的一員。

長征路上,他不怕艱難困苦,不怕流血犧牲,緊跟部隊,奮勇前進。行軍途中,不管生活多么艱苦,環境多么惡劣,情況多么危急,他肩挑100多斤重的擔子,從未掉過隊,部隊一宿營,他就忙著挑水做飯,積極為部隊服務。啞巴同志跟隨紅軍,歷盡千辛萬苦、千難萬險,于1935年10月勝利到達陜北。1937年,他被編入中央軍委警衛營第3連。后來,中央軍委警衛營應毛主席“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偉大號召,抽調人員到南泥灣開展大生產運動,啞巴同志被調去擔負為六個中隊、七百人供水的任務,他每天到幾里路遠的地方挑水四五十擔,鞋磨爛了,就光著腳堅持挑。他看到機關衛生所的女同志挑水困難,就主動幫著挑,受到大家的贊揚。

1942年10月,中央軍委警衛營和中央教導大隊合編為我師的前身——中央警備團。開始,啞巴同志分到五連工作,后來被分配到團部炊事班工作,他仍然勤勤懇懇、不辭勞苦,起早睡晚地工作,每天趕著牲口到山下馱水運水,保證了團部機關人員的吃水用水。1947年,蔣胡匪軍大舉進犯延安前夕,啞巴同志隨同中央機關轉移到河北省西柏坡,隨后參加了衛戍石家莊的任務。1949年3月,他又跟隨部隊保衛黨中央到達北京。

部隊剛進京駐在香山時,那時啞巴同志雖然身體已有了病,但他仍堅持到泉邊擔水、運水。到旃壇寺、公主墳以后,有了自來水,吃水再不用人擔了,啞巴同志卻不肯休息,在機關看到哪里不干凈他就打掃,洗澡時他就主動在門口收票。后來,啞巴同志負責看管果園,他每天在果園內拔草、澆水,發現有人損壞果樹時他就及時制止。啞巴同志就是這樣,一直工作到1972年才因年邁多病離職休息。

在日常生活中,啞巴同志始終保持勞動人民勤儉樸素的本色,實行薪金制后,黨組織按月發給他工資,他從不亂花一分錢,不貪圖安逸享受。他得病后組織上給他提供了比較優裕的條件,但他卻穿舊不穿新,舍不得多吃,舍不得多用,過著艱苦樸素的生活,始終保持著紅軍戰士的革命本色。

啞巴同志參加革命以來,在部隊黨組織的關懷下,成長為一名堅強的革命戰士。他在平凡的崗位上,幾十年如一日,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不辭勞苦,認真負責地工作,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為保衛黨中央,保衛首都安全,為我師建設作出了力所能及的貢獻。他的逝世,使我們失去了一位老同志、老戰友,我們無比懷念他。

啞巴同志安息吧!

隨后,啞巴的生前戰友和部隊指戰員來到啞巴遺體前,肅立鞠躬,敬禮告別。

啞巴逝世一周后,在北京軍區報紙第四版的右下角,刊登了一則罕見的短小訃告《啞巴同志逝世》。

管理科的工作人員著手整理啞巴的遺物。雖然啞巴自1972年5月得病后組織上給他提供了比較優裕的條件,但當管理科人員打開啞巴的行軍包時,不禁從內心深處對啞巴更多了一份尊重和敬佩。

這個行軍包里放著啞巴的全部家當:

一頂紅軍長征時的舊八角帽;

一對發黃的紅軍長征時戴的紅領章;

四套新軍裝;

五雙新膠鞋;

六枚勛章和獎章。

啞巴所住的屋間里雖然還有冰箱、彩電,但那些都是組織上照顧給他的,不是他本意上的財產。其他的都是一些不值錢,或是沒有什么價值的碗筷等生活小物品。

啞巴去世后,他存在管理科會計那里的工資有7000多元。這筆錢如何處置呢?經過師領導討論決定:鑒于啞巴生前無親人,并十分喜歡幼兒園的小孩,將這筆錢捐給幼兒園,給孩子們用。

啞巴的簡歷,可說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干部履歷表中全軍最簡單的:

1935年6月入伍、任炊事員;

1955年11月授予少尉軍銜;

1972年6月以副團職助理員職務離休;

1982年11月享受副師職離休干部待遇;

1983年6月去世。

啞巴的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骨灰堂東院東二室277號。安葬在這里的逝者都是新中國開國元勛、將帥等功臣,啞巴享有也應該享有此殊榮。整個墓區骨灰盒上都鐫刻著逝者的姓名,唯獨啞巴的骨灰盒是以身體特征和政治面貌為姓名:“啞巴同志”。那“姓”無疑就是在革命隊伍里統一所冠之稱呼的“同志”;“啞巴”就是他的“名”了。啞巴的這個極普通樣式的木制骨灰盒上雕有松鶴,鑲嵌著他身著65式軍裝的黑白照片,清瘦的面容,祥和的目光仍然直視著這個世界。骨灰盒上還刻有逝世年月日及由幾個數字組成的部隊番號。幾十年來,啞巴骨灰盒上面疊放著那面黨旗已經發白,但他的靈位依然被工作人員整理得一塵不染。

“啞巴同志”成為眾多啞巴的代言人和時代楷模。

“啞巴同志”走了,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哺育、培養他成長的家一樣溫暖的部隊,留下了不死的精神和48年腳踏實地的足跡。他自故鄉大渡河畔出發,幸運地跟隨著毛澤東領導的紅軍主力部隊,從大渡河到延安,從延安到西柏坡,從西柏坡到北京香山,再從香山來到北京城內。從背行軍鍋到挑水、喂馬、燒火,再到看管果園,他的身份十分普通,一生干得也都是十分普通的工作,甚至普通得不為人所關注,他可謂是一個處處波瀾不驚、悄無聲響的“邊緣人群”“平凡人物”。

縱觀啞巴的履歷,不能不使我們這些經常查閱檔案的專職史學研究工作者驚嘆,這是有別于翻卷看到大名鼎鼎的戰斗英雄戰功累累、戰績卓著的另外一種驚嘆:一個從戰火中走來,有著近半個世紀軍齡的老兵,在他僅有的幾頁檔案中,卻沒有任何嘉獎和立功記載,部隊中每次重大行動后和年終例行的評獎立功都與他無緣,所在部隊簡報文字中竟然也找不到他的名字及足跡。然而,當代中國有數百萬現役軍人,有編制、有資歷、有軍銜的“啞巴”現役軍官只有這一位;當代中國有八千萬殘障人士,具有紅軍身份和傳奇革命經歷的聾啞人也只有這一位。他雖然不能用言語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卻用實際行動體現了一個革命戰士的崇高思想和優秀品質。

這是一段以長征為開端的無聲傳奇,這是一位我軍歷史上從未立過戰功的功臣,這又是怎樣的一段人生“平凡”啊!啞巴自參加革命隊伍以后,在各級黨組織的關懷下,成長為一名堅強的革命戰士。正如悼詞所評價:他在平凡的崗位上,幾十年如一日,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不辭勞苦,認真負責地工作,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為保衛黨中央,保衛首都安全,作出了力所能及的貢獻。

“啞巴同志”是一位有著漫長革命經歷的聾啞軍人,他在紅軍時期入伍,歷經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乃至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改革開放初期。他不會說話,但是他心里是亮堂的,他對黨、對國家、對軍隊、對戰友有著深厚的感情。 有警世名言曰“少說多干”,“啞巴同志”則是全然不能說,全是實干,他用一個“干”字征服了所有的人。用實干讓黨、軍隊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為他豎大拇指,讓戰友們永遠記住了他,讓后人記住了這位特殊而又普通的老兵的質樸與偉大。毛澤東主席在紀念張思德的追悼會上講:人總是要死的,但死的意義有不同,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啞巴的死比泰山還要重。因為從他身上,我們看到了為人民服務的人民軍隊宗旨,看到了長征精神。

令人欣慰的是,在撰寫這篇人物生平的今天,從考察中我們已經得知這位“啞巴同志”“啞巴紅軍”在參加紅軍之前是姓名的。在他的家譜中,他被他的長輩和鄉親們呼喚為“熊世皮”,生于1891年,他的家鄉在四川省瀘定縣磨西鎮海螺溝竹麻場下熊家。在今日深化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他可以安心魂歸故里,回到他闊別多年、魂牽夢繞的大渡河畔。

本文及《解開“啞巴紅軍”身世之謎的考察報告》,自本月初發出“征求意見稿”后,收到了許多知情者、專家和朋友們提出的寶貴意見。根據這些意見,又做了多次修改。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謝。陳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啞巴老紅軍(四)

(全文完)


標簽:啞巴老紅軍 
相關評論

免責聲明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之目的,其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逐一和版權者聯系,若所選內容作者及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本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通知我們,以便即時刪除,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智庫園(北京)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中國企業集成網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69

京ICP備案號:10020766
六统天下公式规律九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