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弘揚正氣

“收紅包”的醫生:“治病救人是一種信仰”

時間:2015-7-15 9:00:49  作者:王宇鵬  來源:人民網-健康衛生頻道  查看:314  評論:0
內容摘要:白大褂、口罩、眼鏡、冰冷的金屬聽診器和手術刀。醫生的形象多少帶著冷峻和沉重。你是否知道,這一身白大褂的背后,也有一顆溫暖的心,他們也會為治好了患者開心地笑,也會為了逗小患者學動物叫。

編者按:

白大褂、口罩、眼鏡、冰冷的金屬聽診器和手術刀。醫生的形象多少帶著冷峻和沉重。你是否知道,這一身白大褂的背后,也有一顆溫暖的心,他們也會為治好了患者開心地笑,也會為了逗小患者學動物叫。他們是健康守門人,他們是幫助患者與病魔對抗的戰士,他們是送去關照安慰的守護天使。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走進這些醫生的日常工作,讓我們了解白大褂背后的故事……

本期為第三期,主題為:走進北大醫院腎臟內科。

“做醫生不為賺錢,而是一種信仰。”記者采訪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以下簡稱北大醫院)腎內科主任醫師周福德時,這是他提及最多的一句話。如何踐行這種信仰,周福德卻不愿多談。記者在跟隨周福德出診、查房,與患者和科室醫護人員交流的過程中,找到了一些答案。

把紅包錢打進患者住院費

記者在病房區見到北京市民李華(化名)時,她正帶弟弟來做透析治療。據她回憶,去年9月4日,其弟弟被送到北大醫院時,已經腎功能壞死,高燒39.8度,病情危重。“我給周大夫跪下了,還把準備好的一萬元紅包塞給他,求他一定要把我弟弟救活。”李華說。

讓她安心的是,周福德在一番推讓后最終收下了紅包,三天后弟弟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令李華意外的是,護士長交給她一張繳費一萬元的押金條——原來,周福德把紅包替她弟弟交了住院費。

這個舉動讓李華覺得忐忑:“壞了,大夫把紅包退回來,是不是以后就不管我們了。”

讓她沒想到的是,弟弟住院的三個月里,每天早晨7點20分,周福德都會準時出現在病床旁邊,關心他的病情,即使當天要出門診,或者周六周日也不例外。為了表示感謝,李華又準備了2000元的消費卡,幾天后再次被護士長退了回來。

“說實話一開始心里納悶,醫生又沒收禮,憑什么對我們這么好?”李華說,“有一次我實在憋不住了,問他為什么不肯接受這份‘感謝’。周大夫的回答我到現在還記得:你們患者看病已經花了很多錢,很不容易了,醫治和照顧患者是我們的職責,應該做的。”

記者在住院處看到了記錄著那筆一萬元“紅包”的“賬簿”。這些年,周福德每次收到患者的紅包,都會悄悄地幫他們存進住院費里,并記在這本小冊子上。記者注意到,周福德最早登記的一筆“紅包”是2010年11月10日,最近一筆是今年5月22日。

“患者家屬送紅包往往是圖個心理踏實,一般都是在患者情況危急的時候送,如果反復推讓解釋,可能會浪費時間,耽誤搶治。另一方面,患者家屬這時候情緒往往波動大,暫時收下紅包對他們是個安慰。”周福德說。

記者注意到,登記在冊的還有許多其他科室的醫生。住院處主任汪磊告訴記者:“用紅包替患者交住院費,最早是周大夫和其他幾個醫生零零星星的自發行為,慢慢地其他科室也跟著效仿,成了一種約定俗成的制度。”

“有的患者在辦理出院結算時才發現紅包被退了回來,又驚詫又感動。”汪磊說。

開設預約門診斷“黃牛”財路

傍晚時分,在北大醫院的門外,近10位患者家屬靜靜地坐在馬扎上,準備徹夜排隊掛第二天的門診號。天色漸晚,排隊的人在增多,同時出現的還有攥有優勢科室專家號的“黃牛”的身影。

北大醫院腎內科是國內有名的專科,找到周福德的患者大多慕名而來,很多人也頗費周折。“北京的大專家,一號難求,我們最后實在沒辦法,只好找到了‘黃牛’。”來自內蒙古呼和浩特的王女士告訴記者,“一個號便宜的500元,貴的1000元。”

周福德對此很掛心:“我的患者里有60%是來自外地,北到黑龍江,南到廣東。他們一路找到北京來,往往是患了疑難重癥,已經在當地醫院屢屢碰壁了。到了人滿為患的大醫院,還要為掛號焦灼,甚至被‘黃牛’宰一刀,真讓人痛心。”

更讓他擔憂的是,一些本該長期隨訪的患者,因為經不起每次掛號的輾轉,不能按時來復查,或者漸漸消失了蹤影,這對治療過程的監控和病情的恢復非常不利。

一開始,周福德用加號的辦法來緩解“看病難”。一上午的門診本來是看15個患者,周福德會加號到30人。也因此,他不得不將出診時間拉長1小時,中午只留10分鐘吃飯。

僅僅這樣還不夠,周福德琢磨著,應該想個法子更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一年前,他在全院第一個開通了全預約門診,患者首診后,由周福德親自開好下一次的掛號條,每次復診按預約時間直接就醫。

“今天早晨8點來醫院,到了直接就能看病。”王女士說,“起初還擔心,就算過了首診這一關,將來復診怎么辦?現在好了,復診從科室預約,提前拿到倆禮拜以后的號,心里踏實!掛號費14元,再也不用找‘黃牛’花冤枉錢。”

解決掛號難的問題后,在診治過程中,周福德也不忘為患者“精打細算”。

“你的新農合醫保在這看病報銷比例小,現在病情穩定了,在基層醫院就可以解決,回家治療能減輕經濟負擔。”來自河北省農村地區的一位患者被周福德建議返回家鄉治療。

“那太好了。”這位患者臉上露出一絲欣喜,旋即又皺了一下眉頭,“他們能收下我嗎?”周福德看出了患者的擔心。“現在個別基層醫院會歧視那些跳過基層首診,直接到城市大醫院的患者——‘你不是去大醫院看的嗎,還回去找大醫院的大夫吧’。”他向記者解釋其中原委。

不等患者開口拜托,周福德已在病歷上特別注明,建議這位患者到某醫院就醫,請該醫院接收。待患者滿意地離開時,周福德又囑咐了一句:“萬一他們不收你,還回來找我。”

患者欠費也不放棄救治

“做醫生不是為了賺錢,治病救人是一種信仰。”談到自己為何對患者這樣盡心,周福德并不多言,只是反復強調這一句話。

這句話在去年一次全院有名的救治事件中得到印證。去年5月,北大醫院接收了一位懷孕7個月的產婦。該產婦患有妊娠脂肪肝,掙扎在死亡邊緣。

在家里經濟窘迫,無錢繳納醫療費的情況下,該產婦想放棄治療,請求“只保孩子”。北大醫院產科、重癥醫學科、感染疾病科和腎內科等多個科室仍對該產婦積極搶救,最終母子平安。

大約出院3周之后,患者一家把房子抵押了,用貸款還了醫院5萬元的醫藥費。她說:“不能欠醫院的救命錢。”

周福德和朋友們都認同一個道理:醫生,不能眼看著患者放棄;只要還喘氣,就得救到底。

“在最脆弱慌張的時候,是周福德醫生的鼓勵給了我力量。”來自河北邯鄲的牛振紅告訴記者,“我們當地醫生都跟我說,我父親病情嚴重,要我做好思想準備,一切只能盡力而為。只有周大夫跟我說,不要放棄希望,我們一起努力。”

腎臟科二病房主治醫師鄭茜子是周福德的學生,每次查房時,從不叫患者的床號,而是稱呼他們名字,或者張阿姨,李爺爺等尊稱,她說,這是周福德的要求,“叫床號冷冰冰的,對待患者要有溫度”。

周福德堅信,和諧的醫患關系并不難,關鍵事在人為。近日,一位四年前曾在北大醫院腎內科住院治療的患者,在得知自己“時日無多”后,從東北老家千里迢迢來到北大醫院,對腎內科醫護人員致謝道別。“這是我們醫生追求的最理想的醫患關系——患者和醫生互相感恩,是朋友,是共同戰勝病魔的戰友。”周福德說。

周福德在微博上很活躍,幾乎每天都會發幾條,粉絲已經超過2萬,其中大部分是患者。

微博發布時間很有規律,絕大多數是在晚上6點以后。“白天要出診、查房,連接電話都顧不上,別說發微博了。”周福德說。

的確,在記者跟隨周福德出診的整個上午,保溫杯里沏好的茶水雖擺在觸手可及的位置,他卻始終沒喝上一口。

忙碌了一天離開醫院,周福德與患者的溝通還遠未結束。下班后,他喜歡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發點什么,記錄下當天工作的見聞與心得。

發布于5月15日的一篇微博寫道:“今天上午一位患者的女兒到我的辦公室了解她母親的病情,我跟她講,我們主任查房時已經討論過她的情況,可以同主治醫生了解病情。在下班之前,我了解到她并沒有找主治醫生了解病情,為此,我囑咐主治醫ZXZ大夫,我們應該主動聯系她,約時間當面溝通。”

微博已經成為周福德與患者溝通的一個重要途徑,有時是出診時間提示,有時是指導患者如何高效就醫,有時是解決一個疑難重癥后的經驗體會。

不久前周福德出差,一周時間未更新微博,有患者來問:“怎么好幾天沒看見您發微博了,還擔心是有什么事呢!”

周福德在每周查房例會上,都要花上20分鐘和年輕醫生們“談理想,聊人生”,探討為什么要做醫生,如何才能成為一名好的醫生。“醫生唯有以厚德為基礎,心術才能正。做醫生的價值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周福德說。

采訪中,有的患者家屬談起來自周福德的關懷,說著眼圈就泛紅了。

一位患者在微博上留言囑咐他:“周主任,身體是大家的,多少人像我一樣把生命信任的交給您,您可不能超負荷的運轉啊!善待自己就是對病人負責,患者能理解。祝好人一生平安!”

周福德相信,醫生用一點一滴的善和愛,定會換來和諧的醫患關系,這就是最好的報償。返回中華智庫園網首頁


標簽:治病救人是一種信仰 
相關評論

免責聲明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之目的,其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逐一和版權者聯系,若所選內容作者及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本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通知我們,以便即時刪除,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智庫園(北京)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中國企業集成網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69

京ICP備案號:10020766
六统天下公式规律九肖